无题

记得是十多年前吧,应该是我还在读小学两级的时候。在那几年里,每年母亲的生日以及母亲节当天,我都会骑着单车去往离家不远的一个街头花铺为母亲买上一束鲜花。

那时的我还能坦率地大声说出“我最喜欢的人是妈妈”这样的话,还会在别人面前炫耀母亲的好,把她直夸到掩着嘴偷笑;会扑在她怀里撒娇,也会叉着腰扬言要保护她。那时母亲对我来说就是“妈妈”,是无条件对我好,也是我无条件依赖以及深爱着的人。

然而年岁渐长,时间在一点点捏鼓我喉结的同时,也把我的自尊心打磨的纤细而敏感。我开始羞于坦言自己对于母亲的爱,不愿向她撒娇的同时也不再向她吐露心声。就像每个青春期的少年一样,我刻意的违抗父母,对于他们的一切要求心生抵...

我·深海·英雄主义

我的心底沉着一片深海。

幽暗、深邃、孤寂……有限的词汇难以形容那片无限的空间,每当我窥视那片深海时总能感受到一种巨大的恐惧——囊括了对未知的敬畏与对看清自己的畏缩,同时又混入了孤立无援的绝望与四顾茫然的混乱。种种情绪混杂在一起,最终反应到身理上就是胸口强烈的窒息感,仅仅是回想起那种感觉,我的心脏就仿佛被一只手狠狠地捏住攥住,甚至当我敲下这些文字时,那已经稀释了无数遍的窒息感都让我无数次的删了写写了删,举步维艰。

然而我曾不止一次地直面那片深海。

来到英国之后的第二学期,混乱的作息、松散的课业、独居的生活环境与有些孤僻的性格都使我无数次在深夜难以入眠。于是在白日里被声色麻痹的思维开始活跃起...

新短预定——僵尸与鹈鹕的跨物种基情(并没有(放一部分

从很早以前开始,肖恩就意识到自己和同类有些不太一样。
与其他僵尸不同,肖恩对于人类的大脑并没有着强烈的食欲。比起人脑,他更钟情于偶然在一堆废墟中发现的番茄罐头的味道。甚至为了再现那种美味,他曾试着翻阅为数不多的文献残章,试图找出培育番茄的方法,可惜最后都以失败告终。而那事先准备好的“僵尸与僵尸犬不得入内”的木牌,最后却成了他在街道棒球赛上屡战屡胜的秘密武器。
除了食欲之外,肖恩与同类之间最大的区别应该就是名字。肖恩这个名字是他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的来源是一次棒球比赛中在空中飞舞着拦截下他的全垒打的一张海报。那张海报大部分的文字都模糊不清,只有居中的“SHAUN”几个大字仍清晰可辨,肖恩于是觉得这个...

于将醒未醒时

  我做了一场梦。

  这场梦做了快二十个年头,至今都还没有透亮。直到此时今日,我看着爸妈围着一大堆行李打转的身影时,才仿佛听到有一个声音对我说:

  喂,醒醒。

  醒醒,你早该不是孩子了。不能继续再蜷缩在父母为你编织出的温柔梦境里后知后觉了,赶紧睁开眼看看吧。

  我说:我知道。早在这过去的一年间,我就隐约发现自己在是活在梦里,活在温室里的孩子。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第一次打了人,也被人打了,至今仍未淡去的疤痕与年幼时玩闹所留下的疤痕一起烙在右手的中指上,...

不可视光——简评《恋之光》

《不可视光》

——简评《恋之光》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均为个人观点,如有异议正面上我)

在动笔之前,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今年的第一篇漫评会写给《恋之光》。相较于同样在列表上德《晚安布布》以及《三月的狮子》来说,《恋之光》给我的触动终究淡了点,不过也或许正是如此,我才能不用仔细斟酌,随心所欲地写下自己内心所想吧。

言归正传——

漫画简介:“能看见【恋爱的光线】的大学生西条,爱上了正在探索恋爱的东云——。正是因为能看见,所以才会觉得痛苦难受,前所未有的恋爱故事开始了。”

光从简介来看,这似乎是一个boymeet the girl的传统故事,简...

与人交往的这些那些

尽管从很早起就在思考孤独与社交性这个命题,也无数次在脑海中构思着想写点什么,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真正促使我写下这篇文章的,是我近十年来打的第一架。

事情的诱因非常微小,甚至放在平时可能连口角争执都不会引发。那是发生在上周,也就是考试周时的事。当时距离OB(组织行为学)开考还有半小时,我想起来自己身边只有一支用剩不多墨的黑笔,便准备去买一支。在出门前我习惯性地和这学期走的比较近的室友A打了声招呼,便准备出门。室友A却叫住了我,让我帮他带一只黑笔。

放在以前,我一般都会答应。但是那时的我被考试弄得心情烦躁,身边的零钱又不确定够不够帮他带一支,便拒绝了。这事如果就到这里,大概无非是让我们之间产...

写在新的一年

这是一篇本应写在昨天,却一直拖到现在才开始动笔的杂感。

  拖延的原因大约是左手食指关节持续至今的阵痛,当然也不排除被朋友拉着dota2开黑在这件事上的影响,不过这些都并不是什么相当紧要的事,所以姑且放在一边吧。

  总之,这篇心情大概会是对过去的总结,以及对于接下来一年的些许期冀。整体基调应该会比之前写的东西明朗一些,希望如此吧。

  开场白说的也差不多了,直接开始吧——


  • 关于过去的一年?


  说实话,记不清了。

  去年发生过...

关于某个逗逼

   如题所示,这是一篇写给某个逗逼的逗逼文。

   起因是前一天夜里拖着那个逗逼打LOL的时候他说他揪心,想写点东西。我心说,好,便也干脆关了游戏专心写论文。等到论文接近收尾,想起他说要写东西便晃进空间想看看他写了啥。

   第一眼,没看懂。

   第二眼,还是没看懂。

   本着事不过三的原则,我也干脆没看第三遍,只是心里想着如果写完论文还不困,就写点什么给他。

   给某人写点什么的事我已经很久没干过...

那些话儿

    已经好几次了,生出想要写点什么的冲动。

    最初冒出这个念头或许是想排遣初入大学的空虚,等到现在真正动笔写了却已转成了对即将过去的大一生活的懊悔。这一年来发生的种种在浑浑噩噩度日间来说早已模糊不清,只是心里某个地方对于这一年总是有一种难以言明的不释然。我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不想知道。

    我知道,这都是因为我离自己想变成的样子太遥远。

    整整一年,毫无长进。...


【无授权翻译】外国人眼中的全职高手

hhhhhhhh

决明子:

命名空间:


原帖标题《全天工作的专业玩家, 一本精彩的中国书》,本帖转载自国外知名亚洲文化论坛AsianViews.net,作者ID:NullAppli
原帖地址bbs.asianviews.net/board=250/zheshidiaoyumafanninkanqingchuhaoma/post=65536&page=1 (可能需翻墙

无授权翻译,转载请标注原作者及出处。
特别感谢丹寒醉梦生、  @不求连城璧·但求杀人剑  @催眠 和Google Translate...